太极拳对身体各部姿势的要求
   
     太极拳要求“以心行气”,“以气运身”,通过源动腰脊,缠绕圆转的螺旋式运动,达于手足尖端,使全身内外各部位的动作协调。
太极拳虽然有“不在形式,在气势;不在外面,在内中”和“重意不重形”的说法,但这是指功夫较深,动作已定型,只须从内动来带动外形者而说的。对初学者,还是应该先重形,后重意,先须力求姿势正确,并在连贯的复杂的动作中处处保持正确的姿势,不要单纯追求进度,只有把基础打得坚固,オ有利于技术的逐步提高。
     各部位姿势经过不断的检查和纠正,在整体动作中形成了动态定型,并做到符合内动带动外形的要求之后,才能外之所形,莫非内之所发,“明规距而守规距”,逐渐做到“脱规矩而合规矩”的程度。各部位姿势的要求要符合太极拳“柔中寓刚”的特点,要遵循太极拳从“松柔入手,化刚为柔,积柔成刚,刚复归柔”的锻炼步骤。
     太极拳顾名思义,是采取我国古典哲学“阴阳学说”而命名的,是包含阴阳对立面的统一体。阴阳指的是:开合合、虚实、呼吸、顺逆、刚柔、快慢、曲直、化打、粘走等等,都是由内及外,以外引内的。因此,表现在姿势上也处处是矛盾对立的统一,彼此互相牵制,而又互相联系,互相制约,互相转化。某一部位姿势不正确,就会影响到其他部位,相反,某一部位正确了,也可以带动别部位姿势逐渐趋于正确。
     例如,迈步时如果眼光不随手转动,不平视前方,而低头下视落足方向和角度,就必然会失去“虚领顶劲”,易于身向前俯,破坏立身中正的要求。又例如,练拳时抬肘而不是垂肘,那未胸背部肌肉群就不能松沉,气往上浮,就会破坏垂肩和含胸拔背,从而也就连带破坏了“气沉丹田”。反过来举例,如处处注意“虚领顶劲”,保持躯干正直,就能避免俯仰歪斜,摇晃不稳之病。因此,初学时可以有重点地专心纠正一部分姿势,逐渐克服缺点,以免顾此失彼,达不到全面的提高。
     一、头部
     (一)头
     经络学说认为头为“百脉之宗”。十二经之中,六条阳经上行于头,而六条阴经则通过各种“别道奇行”,也汇合于头。从现代生理学看,脑是神经系统的中枢,各种信息都要集中到这里进行加工处理。近年来,针灸治疗中根据身体各部分在头部表层的分区,进行“头皮针”的针刺治疗,也已取得满意的疗效。练拳时“虚领顶劲”,注意头部动作的正确活动,对防病治病是有帮助的。同时,头为全身纲领,若要身法端正,也须从“头”开始。
     练拳时,头要正直,不低头,不仰面,不左右歪斜,转动时要自然平正,要防止摇头晃脑。站立姿势或做动作时,意想头上似轻轻顶着一满碗水,这样可以防止头部俯仰歪斜之病。对保持全身动作的轻松灵活也极为重要。
练拳时,面部肌肉要自然放松,不要故意做出一些怪样。应当随着主要的手或足转动;定式时,目光应视前方。“眼随手转,光兼四射”,说明眼光应有定向而又不可果视,眼神应兼顾上下左右。眼法的正确运用,原属于技击性的需要,但其锻炼方法,能使动眼神经经和视神经获得精确的锻炼,从而有利于恢复视力和增强视力,使眼光敏锐灵活,変奕有神。口唇要轻闭,齿轻合,舌尖轻抵上颚。这样可以刺激腮腺使口腔津液分泌较多,可以随时润喉,使呼吸不致受到喉头干燥影响。唾唾液中,含有唾波淀粉酶、脂酶、氧化酶、过氧化酶等六、七种酶,有较多的津液咽入胃脏,有利于消化。
要始终用鼻呼吸,鼻毛粘膜,能防止污物吸入肺部,又能调节湿度。呼吸要自然,动作熟练后,可以逐渐做到呼吸与动作配合;但如配合不好,不要勉强配合。在动作过程中,如感觉呼气不畅,可以张口徐徐呼气,呼毕即合唇,不可憋气。总以呼吸绵绵,顺其自然为合适。
颔要微向内收,不可向前仰起,也不可内收过多,以免引起呼吸不畅而影响“虚领顶劲”和“拔背”的姿势。
     耳朵是血管、神经密集敏感区。按照经络学说,“肾气通于耳”,可以通过肾而与五脏六腑相通。《灵枢?口问说:“耳为宗脉之所聚”,全身功能状态的信息也同样通过各种渠道汇集到这里来,可以通过痛觉、形状、颜色、皮肤电阻等变化,反映各个相应部位的病变。中医可以通过耳穴进行诊断,进行针刺麻醉和针灸治疗。由此可见,运动时兼顾耳部部,对防病治病也有帮助。练太极拳时,耳要静听身后,兼顾左右,随着百会穴的虚领顶劲,耳尖也虚领直竖,但耳根须松沉,使之上下对称,结合神舒体静,听觉自然灵敏。
     (二)顶
     “虚领顶劲”,即“顶头悬”,在太极学中特别强调。顶劲的要求是头顶百会穴轻轻上提,好象头顶上有绳索悬着。又好象头顶上顶着一满碗水那样不能摇摆。百会穴与会阴穴要保持垂直的姿势,称作“上下一条线”。
     头顶百会穴轻轻上提,除了可以使头部自然垂直,防止前俯后仰,左右歪斜之外,便于中枢神经系统调节全身各个系统和器官的机能活动,高度发挥对人体平衡的控制作用。
     顶劲不可太过,也不可不及,要虚虚领起,若有若无,不可硬往上顶,正象“气沉丹田”不可硬往下压一样。正确掌握顶劲与沉气,有利于练拳时全身动作轻灵、圆活、沉着、稳健。百会穴始终保持“虚领顶劲”的姿势,对全身有提纲挈领作用,并且由于下额连带微向内收,对呼吸顺遂和“内气潜转”也有极大关系。
     百会穴在两头角中间。百会穴之前为前顶,如果前顶往上顶,则有额部仰起之病;百会穴之后为后顶,如果后顶往上顶,则有额部过于内收之病。只有百会穴虚虚往上领起,下额自然徵向内收,结合“气贴脊背”,这同气功疗法的大椎、廉泉微后缩”的作用有相同处,但太极拳不用“缩”字,以免引起误解,以致产生四凸之病,影响“上下一条线”。
      (三)项
     颈项要端正竖起,而且要松竖,不犯强硬,这样左右转动时方能自然、灵活。如果用力做成强硬的姿势,或者只注意放松而变成软塌,走到强硬的反面,都会影响到左右转动的灵活性和“虚领顶劲”、“面容正常”的自然姿势。运动生理学说明,身体转动除了决定于大脑的支配外,颈肌反射也有一定作用。例如,人仰面,头部的重量可使腹肌紧张;低头可使背肌紧张;侧转可使同侧肌紧张,等等。
     颈项能否松竖同虚领顶劲能否适当领起,极有关系。顶劲领得太过,颈项会连带地强硬起来;顶劲领不起来,颈项也会连带地软塌下去。
     后项中的两大筋间的“哑门穴”(两傍为天柱穴),下与“长强穴”(位于尾骨附近)相呼应。“哑门”即颈椎的第一个回旋椎,通通过回旋椎的活动,头颅成为平衡的杠杆,“虚领顶劲”是头对脊柱的平衡。太极拳把脊柱的弹性活动称作“身弓”。武式以腰为弓把,大椎和尾间为弓梢;陈式则把弓梢的大椎往上延仲到颈椎第一节的“哑门穴”,以增加其调节度和爆发力,对推手时的引化、蓄发,运用自如,极有关系。“虚领顶劲”对脊柱起平衡作用,颈推则起着调节的作用。
     练拳时,眼神向何处转动,颈项也随着向何处转动。
     二、上肢部
       (一)肩
    上肢三大关节为肩、肘、腕,首先要求松开肩关节。练太极挙时,不论以身领手或以手领身,都是顺势转圈的,因此,要求手臂在伸缔转圈时松柔圆活。但是,手臂能不能松柔圆活,关键在于肩关节能不能松开。松开关节是在意识引导下,经过比较长期的锻炼才能逐渐做到的。运动动成为习惯后,肩关节自然会逐渐松开而下沉。肩关节充分松沉圆活后,全部手臂的伸缩、升降缠绕,就能自然地如风吹杨柳,活泼地毫无滞机。
     从人体生理来说,肩关节是上肢极为重要的环节,因为肩关节的活动范围大。在肩部,有三角肌把肱骨、肩胛骨、锁骨连在一起,有背肌把腰榷、肱骨连在一起;有胸大肌把肱骨、胸肋骨、锁骨连在一起。所以,能练到肩关节松沉,肘节下垂(“沉肩垂肘"),就能使胸部和背部等处也松下来。
      “沉肩垂肘”列为太极拳的重要法则之一。太极拳在松肩的前提下要求“沉肩”。“沉肩垂肘”也能帮助“含胸拔背”的自然形成,如果耸肩抬肘,就会破坏“含胸拔背”的姿势,不利于“气沉丹田”。只有“含胸拔背”,才能“气沉丹田”。
     肩部的松沉和旋转活动,能起到舒展肩部韧带和肌肉,并牵引背部两侧肌肉形成“气贴背”的作用。
     初练时光从全身“放松”上着想,对肩关节也从“放松”上着想。练拳日久后,懂得虛实的变换,就要从“沉着”上着想。对肩关节也要从“沉肩”着想,使内劲由松柔趋于沉着,手臂极为轻灵圆活,但又极为柔软沉重。这样,手臂就会逐渐加强“刚柔内含”富于弹性和韧性的拥劲。太极拳的拥劲极为重要,期拥劲的质量越高,推手时发挥沾粘连随的作用越大,就容易用肘部和手掌去牵动对方的重心,破坏对方的平衡;在引进化劲时也不易被对方压扁,成为引进落实,使自身处于不利地位,而是能充分发挥“引进落空”的作用。
     “沉肩垂肘”时要注意腋下留有余地,约可容一拳地位,不要把膊部贴紧在肋部,要肘不贴肋”,使手臂有回旋的余地。
     每势定式时,肩与胯要成一垂直线,两肩松沉并微向前合,有“含胸拔背”之意,两肩骨节似有一线贯通,互相呼应。两肩要交互牵引,彼此关联,好象有一条线贯通的样子,这叫做“上于两膊相系”。这样,舒展中就有团聚之意,加强了期劲和合力作用。动作过程中不论前进后退,左旋右转,肩与胯也须保持上下对准的垂直线,符合“上下一条线”的要求。
     两肩要平齐,防止在转动时出现一高一低,破坏身法端正的现象。
     陈、武两式太极拳是主张两肩骨节有微向前合之意,这有助于“含胸拔背”的形成,配合肋肌和肋骨的弧形松沉,腹部极为充实,两侧腹肌也外向前合,能充分发挥拥劲和合力的作用。
     (二)肘
     练太极拳时,肘关节始终要微屈并具有下垂劲,即使如白鹤亮翅的式子中右手臂上举并超过肩部时,肘尖仍然是带有下垂劲的。如果时尖向上拾起,那是上拾劲,与太极拳的要求相反。肘部若远离身躯向外突出,是舍近就远的作法,既妨碍沉肩,也影响沉气,同时,因为两肋暴露太大,在技击性上,也是有害无利的。
      “沉肩垂肘”也可使手臂在伸缩、升降、缠绕中加大力量。只有在“沉肩垂肘”的前提下,才能加强“坐腕”的作用。
     肘是自然保护肋部的。肘与肋的关系,太极拳术语有“肘不贴肋”、“肘不离肋”两句话。“肘不贴肋”,是使肘部有回旋的余地,“肘不离肋”,是便于保护两肋、两腰。例如手挥琵琶势,左肘在左肋前约两拳地位,右肘在右肋前约两拳地位,都是起防护助部的作用。
     毎势定式时,肘尖要和膝关节上下互相呼应,两肘在前后左右、上下也要互相呼应合住劲。
     (三)腕
     腕关节在全身关节中最为灵活,旋转度很大。对腕部,最应注意的是“坐腕”。一般练太极拳者重视了腕的旋转,但多从松柔、灵活上着想,而忽视了“坐腕”的重要性。因此,容易练成腕力软弱,近于舞蹈式的揉腕,形象上显示轻灵圆活的美,没有灵活中带有刚健的美。这样就使内劲不易贯注到手指的尖端端,影响到手臂部拥劲的积累增长,也就势必影响到推手时“棚”、“捋”、“按”、“采”、“挒”等有效的运用用和解脱“采”、“拿”的作用。
     腕部如果松懈无劲,手背必然也没有劲,推手时就容易被对方拿住手腕而被制。
     因此,在手臂仲缩、升降、缠绕过程中,腕部既不要强硬,也不要软弱,而是柔活有韧性地运转。这样,腕部在运转中可以避免内劲的断续或丢失之病。就能做到所谓“拥劲不丢”。但是,部在运转中逢下塌或前推的动作时,仍要“坐”。到定式时,部应该随着身法而沉着下塌,并有定向,促使手臂徐徐贯注内劲,这叫做“坐腕”。“坐腕”也叫作“塌腕”。
     推手中,当控制对方劲路时,也必须“坐腕”,才能“搭手如落”(“落橧”是比喻木工以斧击橧,一斧下去,樨头即吃住,牢不可移),把对方劲路控制好。手臂能够控制住对方劲路,才能“放劲如摔杯”那样干脆利素。
关节的旋转和“坐腕”的结合,从经络学说来看,腕部一段桡动脉管,称作“气ロ”,是“脉会太渊”的百脉之气汇聚之“渊”,与全身经脉相通。中医的切诊,首先是切脉,切这一段脉管,从手往上去,分为寸、关、尺三“部”,这里能够分别反映体腔上部心,肺,中部肝、胆、脾、胃以及下部肾、膀胱的功能。从脉搏的部位速度(迟数)、强度(虚实)、节律(是否均匀)以及形态(洪细、紧弦)等等不同的脉象,来辦证论治。由此可见,练太极拳时不断地旋腕和坐腕,对这个“气口”和内脏器官功能的加强是有好处处的,也起着防病治病的作用的。腕部的缠绕圆转,也是解脱对方使用反筋背骨,分筋挫骨,按脉截脉等擒拿方法,而不致受制于人。
     (四)手
     手最为灵巧,手法的变化最多。太极拳的手型分掌、拳、钩三种,套路内以掌法为主。太极拳掌法的特点为手指松舒,这跟长拳类型的掌法(拇指紧曲,其余四指伸直并紧)不同。
     初学拳时,出掌和收掌都应以自然舒展为主。手指不要用力并紧或用力张开,掌心也不要做成窝形。到功夫较深时,已经懂得动作的虚实,在手掌上也应当有所表示。例如,向前伸手,在未伸时,手掌微带窝形,蓄而不张,这是虚掌。在前伸的过程中,由于螺旋式的旋转前伸,逐渐舒展,即逐渐减少窝形,这叫做由虚面实。到终点时,窝形近于消失,微微展指,坐腕,掌根微微贯劲前凸,以助前伸之势,使意劲贯注于指尖,这叫做实掌。将掌收回时,由于螺旋形的旋转后缩,手掌逐渐由舒展而复归于含蓄,仍成微窝形,这叫做由实而虚。
掌的动作是整体动作的一部分,所以掌的虚实,应当与整体动作的虚实变换相结合。挙论所说的:“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总须完完整一气”,就是指出了手应当与腰、腿、脚的完整动作相适应。在推手时,发劲要做到“完整一气”“周身一家”。
     练太极拳练到行气运劲无微不到的阶段时,指尖劲的变换也应该随着手臂缠绕仲缩的不同方向而有主次地加以变换。例如,前伸时侧掌而出,这时小指尖在前领劲,随着手臂的旋转前伸。劲点依次移向无名指、中指、食指以及拇指尖端,使内劲贯到五指指肚。逢拇指尖在前领劲时,随着手臂的旋转前伸,依次贯劲到小指尖。平掌起落的应以中指尖领劲,中指尖劲足,其余指尖劲也足。
     凡拇指向外旋(缠)时称作外旋(缠)或顺旋(缠);向内旋(缠)时称作内旋(缠)或逆旋(缠)。不论顺旋或逆旋旋,都需劲不丢(似松非松,刚柔内含的劲称作拥劲。太极擊动作螺旋式地走孤形,劲始终不丢为练学时的要领)。
     练到定式时,眼神注于哪个指尖,即以那个指尖为主,徐徐贯足内劲(贯劲是用意贯注,不可用力)。一个指尖的劲贯足了,其余指尖的劲也会贯足起来。内劲方才贯足,下一势的机势就接着引起。定式时,陈式眼神注视中指尖,杨式、吴式的眼神注视于食指或拇指尖。这种依次贯劲于手指的练法,只有象太极拳那样旋腕转膀的螺旋式、缠丝式的动作才有可能,凡是直起直落的拳法是不可能有这种练法的。
     每势定式时,手尖与足尖须上下(或前后)相呼应,两手尖也须互相呼应;在大部分姿势中,手尖与鼻尖均对齐。手尖、足尖、鼻尖在绝大部分姿势中的对齐,术语称作“三尖相对”,或称作“三尖相对守中央”。
     掌按出时,不可太过于膝,太过于膝易失重心,推手时极为不利。手臂处处屈而不直,保持蓄势,推手时的粘走化发就可以随形势而变换,不致僵硬中断。
     掌法根据手掌的方向和形象,可以归纳为下列七种:
1,正掌;指尖向上,掌心向前方,为正掌。
2.立掌:指尖向上,或偏向上方,掌心不向前方而向其它方面的,为立掌。
3.垂掌:指尖向下,或偏向下方向的,不论掌心向着何方,为垂掌。
4.仰掌;掌心向上,或偏向上方的,不论指尖向着何方,为仰掌。
5,侧掌:拇指指尖向上,手掌侧立的,不论掌心向着何方,为侧掌。
6,俯掌:掌心向下,或偏向下方的,不论指尖向着何方,为俯掌。,
7,反掌:拇指在下,手掌侧立的,为反掌。
     (五)拳
     太极拳的握拳形式,同其它拳种的一般握拳形式是一致的,即四指并拢,用中指尖带领一齐先蜷屈,再将指尖贴着掌心,然后将拇指肚贴于中指中段上,握成拳形。太极拳虽然是柔中寓刚的拳种,但它是从松柔入手的,所以握拳也不宜太紧。但是不论松握或紧,都应该有团聚其气势的意念,使有分之不能开,击之不能散的作用。
     出拳落点时,拳背须与下臂齐平,不应只图形式上美观,使成为内拗或外突。因为落点时如果拳背不与下臂齐平,受到阻力时腕部极易受伤,这是各拳种从实践中得出来的共同经验。
     太极拳用拳打击的动作只有五个,即掩手肱捶(搬拦捶)、披身捶、时底捶、击地捶(栽插)、指档捶五种,故有“太极五捶”之称。由于太极拳的动作是螺旋式缠绕运转的,因之,正反、俯仰
     横直是交织进行的,形成各种动作,但腕部须松柔、有力,落点时拳背不内凹或外凸是必须注意的。
     拳法根据握拳的方向和形象,可以归纳为下列六种:
1,正拳:向前伸出或者向里收回,所握之拳虎口朝上的为正拳。吴式拳套中的正拳,自腰部至前伸和收回至腰部,虎口都是朝上的,因此臂部没有旋转动作。陈式拳套中没有正拳。
2.反拳:这是虎口朝下的一种式子,一般以高举在头前者或下拳者为限。但是在往里或往外的缠绕过程中,也有反拳的形式出现。
3,立拳:凡是拳顶向上,或者斜向上方,而虎口向前、后左、右的都为立拳。
4.栽拳:虎口朝前、后、左、右而挙顶偏向下方的,都为栽拳,它与立拳的方向相反,也可叫做倒拳。只有在向前、向下打击时才用这个拳式。
5.仰拳:拳心向上、背向下的,都为仰挙。
6,俯拳:与仰拳的方向相反,拳心向下,拳背向上的,都为俯拳。
     练拳日久后,对于拳的伸缩旋转,要体会劲点的变换如立拳(虎口在上),出拳前伸时,小指根节二节中间平面领劲;旋转为平拳(挙心向下)出击时,中指根节领劲;拳往下栽时,中指二节领劲;拳往上冲时,中指根节领劲;拳在回环时有上挑(虎口在上)或下拨(鹏关节内旋或外旋,虎口在下)形势时,拇指二节领劲;拳有下      劈(虎口口向上)形势时,小指根节领劲;而在腕关节作外旋时,虎口斜向下,食指根节领劲。劲点应该在乘势转圈时,随着方向和作用的不同,随时变换,总以劲能贯注于拳为标准。这是拳式运转时的领劲之法。
     (六)钩
     钩手是五指撮在一起,手指下垂或斜向后下方的一种式子,通常是由掌变钩。太极拳的钩手有两种形式(武式、孙式的拳套内是没有钩手的)。陈式、吴式的钩手是先小指,依次将无名指、中指、食指蜷屈,小指尖紧贴掌根,拇指贴于食指梢节之上,指节的旋转幅度较大。陈式在乘势转圈中作钩手,脑部旋转的幅度较大。吴式由按掌后直接作钩手,腕部旋转的幅度较小。钩手在技击上是一种擒拿的手法,起到叼、拿、锁、扣的作用。杨式则改为乘势转圈中作钩手,五指尖撮拢下垂的形式,也称作吊手。
     钩手是练习腕力和指力的方法之ー。陈式太极拳在套路和双人推手练习中保持擒拿方法较多,套路中如掩手肱捶等拳式过渡动作中有四指钩屈作叼拿动作的钩手,有无名指、小指钩屈,食指伸直向前的钩手,都是擒拿手法。太极拳的擒拿法是以膜、脉、筋、穴四者为目的物,运用节、拿、抓、闭的手法,由揉摩摩推量觅得其点,不局限于反筋背骨;并发展为以拿对方的劲路,乘势借力为主,使对方不得活变,不专限于拿对方的关节。这是太极拳推手实践中发展创造的拿法技巧。至于指间要有“抓、拿、捋、缠”之功,身步上要有“提、拦、贴、空”之能,以及“硬叼、软闯”之诀,则与其它挙种的拿法要求相同。
     本文出自顾留馨.太极拳术.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21-33

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吉林省太极拳协会 | 技术支持: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
吉ICP备17002768号
118kj开奖现场+开奖直播